逗比型死神

傻子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要成为强者,必须先成为弱者懂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回归。

急在线等
谁能告诉我这是咋回事吗

【二三代绿红+bluepulse】驱魔团与恶魔家族不得不说的故事

没错是我我又来更新了
说好的多更怎么能食言呢!
〔实际上就只是变勤快了点←_←〕
把我拖出去枪毙一小时
本章大概剧情就是:真·三傻  大闹  午夜(凶铃)·医院(并不),路遇一位改过自新的红毛贼(说了不是)的故事。
好了慢慢看吧。。。

————————————————————

一大一小两只恶魔在月光下投下影子。Barry收起恶魔特征的羽翼,用鉴证员的目光审视着Bart头上的犄角。Bart注意到Barry投过来的目光,立刻手忙脚乱地用手捂住头发,花了四分之一秒把犄角收了回去。

“Bart。”Barry无奈说道,“我跟你说过,我离开这段时间,你不能离开地狱位面。”

Bart问道:“那为什么你就可以来人间?”

“我来人间是有事要办。而且人间越来越不安全了,我想这点你也应该清楚。”Barry皱皱眉。

“这我清楚得很啦gramps,”Bart说,“拜托就这么一次信任一下你的孙子好不好?还是说你不相信天启是可以被阻止的……”

巨大的黑色羽翼霍然展开,逆光的影子笼罩了Bart。“你是听谁说的?”Barry声音中透露出几分冰冷,不自觉地往前踏了一步。金色电火花随着他的动作一闪而过,Bart身体震了震,向后退了一步。Barry意识到自己有些过火了,立刻后退几步收起翅膀:“很抱歉我失态了……但是你真的、真的不应该离开地狱。恶魔在地狱时比其他地方更安全。而且这个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不需要一头闯进来。”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而且拜托,我想帮你,我觉得我有这个能力。”

Barry迟疑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接着摇了摇头:“你应该回去陪着你父亲和阿姨。他们比人间更需要你。”

“但他们都是老顽固,gramps。”Bart满不在意地回答,“除了你还通情达理一些,拜托拜托,我真的不想回地狱。”

见Barry依旧是没动静,Bart只好把自己的要求降低了一个档次:“我发誓,你忙完天启的事,我就跟你回地狱行吗?”

Barry妥协了:“好吧Bart,但是我必须讲清,我弄完天启这事后,你必须回地狱,不得再讲任何条件,行吗?”

Bart认真地点了点头。

突然,门后传来一个声音叫道:“Bart!你在哪里?”

Bart忽然记起马上要行动了,想马上回去,但又想到自己身后的Barry,止住步伐,焦急的目光向Barry的方向传了过去。

Barry的眼神回复了柔和,对Bart轻声说着:“去吧Bart,照顾好自己。”

得到许可的小恶魔头也不回地跑进了房子。房门关闭后,Barry眨了眨眼,叹息地自言自语:“Bart……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接着,又张开恶魔的羽翼,消失在了无边无际的黑夜,只留下一轮圆的不正常的明月,静静地镶嵌在天边。

就在Kyle差点要用灵媒的定位技能来找Bart的时候,Bart才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Kyle见到Bart的时候发自内心地翻了一个白眼。

“Bart,你刚跑哪里去了?”Jaime一脸担忧地问。

“没事,我出去看看夜景。”Bart仓促回答道,“我们该出发了吗?

“没错。”Kyle说,“而且马上快午夜了,我刚联系Hal他说他正在路上,我们要先——”

Jaime和Kyle只觉得身边挂过一阵风,几乎是瞬间就移动到了另一个陌生的环境。

“到了?”
“到了。”

Kyle倒吸了口凉气:“我还没告诉你目的地在哪里。”

“没关系,我自己做了个小调查,顺便转了转这里。”Bart倒是没怎么在意,他皱起眉嗅了嗅空气里的奇怪味道,问:“哦对了,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焦了的味道?”

顾不上责怪Bart,Jaime和Kyle嗅了嗅空气里的奇怪味道,眼睛转了转,目光最终锁定在了对方的衣物上。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着火了啊啊啊啊啊啊!!!!”

两人手忙脚乱地脱下身上微略烧焦的外套,Bart想帮忙,但自己完全在他们胡乱的动作插不上手,只好在一旁着急地看着他们自己忙乱地收理。

Jaime心疼地看着焦掉的外套,看来是躲不了他妈的一顿臭骂了。想责备Bart,一转头看见的又是Bart一脸抱歉的脸颊,只好自己蹲在一旁画圈圈为自己的衣服默哀。

老天那我是欠你几个亿你给我这样一个降服不了的灾星。

夭寿了。
夭折了。

来自Jaime悲伤的内心。

Kyle只能无奈拍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孩纸你能怎么办啊。

我也不能怎样啊。

我也很绝望啊。

然后又把目光转向了眼前这堵厚重的门。

这里是医院的后门。虽然这里是埃尔帕索最先进的医院,但谁都不会在意一个毫不起眼的医院后门。久而久之,这堵铁栏杆的门已经上了生锈,只留一小部分还闪烁着金属应有的亮黑色。枯死的藤蔓干巴巴地趴在门杆子上,显得尤其诡异。

“好吧,旅客们……”Bart抓住两人的衣领,左脚向后挪了挪,“……请带好你的随身物品……”

Kyle的脑内顿时是警铃大作,刚捂好自己随身携带的画板和颜料,连气流都未察觉就已经来到了门内。

“……本次航班已经结束。”

Jaime啥都不想说了。

拐过几个走廊,他们还算顺利地到达了医院的隔离室。

Kyle对此早就有了调查,所有对镜子许过愿的人在昏迷后大多数都被送到这所医院,所以这里便成了Kyle的首要的突击对象。Kyle在不确定那个恶灵的实力的情况下,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先来医院和受害者进行一个灵媒对接,确定恶灵的具体位置以及大概能力。毕竟这样做更保险些。

在医院的隔离室里随意找了几个昏迷不醒的受害者,便开始了探灵。这次使用灵媒的力量只不过是用来寻找他们的灵魂在哪里罢了,而并不需要大量性的能量输出。所以画的法阵也只是一笔带过,十分简易。

做完这些,探灵才正真开始。Kyle坐在一边,感受着体内的灵魂力量,慢慢地把它们注入了法阵。等自己的力量全部注入后,他才慢慢开始说出咒语。现在是要和自己的灵魂力量进行沟通,让它们对其他的灵魂进行感知。

他感受到他的灵魂已经同意了他的要求,开始寻找目标。他抓住了受害者的一只手,开始进行寻找。那股力量在受害者体内转了一圈,又回到了Kyle的身上。

“Kyle?”Jaime问到。而Kyle却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双目都被黑色占领,犹如黑宝石一般。

“我在哪里?!”

Jaime和Bart意识到这次是那个受害者在说话。

“你看看你周围有什么?”Bart急切地问。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会,说:“很黑,四处都是黑的,什么也看不清,我——啊啊————”

“嘿!没事吧!”Jaime问,可是那边已经完全失去了联系。

此时,Kyle站了起来。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黑气。沙哑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谁,如此大胆,竟敢坏我好事!”

“Kyle”说着,右手快速地聚集了一团蓝色火焰,二话不说就直接向Jaime抛去。




完蛋了!

梓医生:

是这样没错……超感谢大家的喜欢,QAQ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二三代绿红+bluepulse】驱魔团与恶魔家族不得不说的故事

最近50粉后异常兴奋
各位还在看我文的绿红党们,谢谢你们的支持。
我突然发现在我的文章里永远不存在时间线这个东西。
这里快递公司打了个酱油。
见家长活动进行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废话半天正文开始。
————————————————————

海滨城烈日炎炎。

虽然说现在已经是深秋了,可是今天的太阳依旧没有半分想要休息的迹象,反而变得更加炎热,像是将要烤熟大地上的一切生物。这对于不得不在烈日下工作的人来说真的很不容易。而此时此刻的Hal对此深有体会。

曾经的军团驱魔师正在这烈日下送快递,在没有一丁点水源供给的情况下经过几小时的奔波勉强完成了上午的任务。送完这最后一单,他就可以自由了。他晕晕乎乎的来到了最后一家户门前,用食指关节敲了敲门。哦天,他可能中暑了或者……?总之他真的很需要一杯加冰的水,最好再来一份热狗。就在Hal这么想的时候,门开了。

“您好您的快递到了请记得给我们好评海滨……”
“Hal?”门后的金发青年显得十分吃惊。
“Barry?”Hal显得更吃惊了。


“又转职?”Barry给他又倒了杯水,Hal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向他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还是老样子吧。”Hal吐了吐舌头,“除了时不时得给我的新公司哀悼,其他的都好。”

Barry被他的动作弄得笑了起来,接着歪了歪头问:“哦对了,你身边有朋友吗?”

“当然,像灵媒画家之类的……”似乎是想起Barry的特殊身份,Hal立刻又加了一句,“他们都挺友好的,我发誓。”

Barry被他局促的话弄得有点哭笑不得:“没事的Hal,我相信你,当然也相信你的朋友。”

Hal耸耸肩:“不过最近也认识了一个普通点的……起码是个人。”

“你确定对方是普通人?”Barry问。

“呃,主动跟我们这种人走得那么近的当然肯定不简单……”Hal模模糊糊地回答道。

“算了,打从我跟你认识开始就没看见你成功识别过别人的种族,”Barry无奈地捶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就你这辨别魔物的能力,我都好奇那个军团是应为什么收录你的。”

“嘿!”Hal抗议了一声,但他的确也没有什么可反驳的。要不是当时Barry主动告诉他自己是个恶魔的话,他估计一辈子都认不出Barry的真实身份。

“哦对了,那个普通人……叫什么名字?”

Hal想了想:“好像叫Bart,Bart  Allen来着。”

“Bart  Allen?”Barry的声音猛地提了半个八度。Hal好奇地托起下巴:“你认识他?……对了他跟你一个姓氏来着,你俩不会是亲戚吧?”

Barry立刻摇头:“不知道,只是听起来挺熟。”

Hal低头看了看表,语气突然匆忙了些,说道:“我得赶快回公司了,不然的话我就迟到了,Barry再见我先走了!我下次抽空来看你!”

说完,Hal就风风火火地跨出大门,骑上车,一溜烟跑了。Barry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之前脸上的笑容逐渐褪去。他在门口站了很久,没留意到门把手已被自己捏得变形。

呵呵。Bart。

他想。









你TMD完了。





Jaime发现Bart自从上次打怪[划]驱魔之后行为就变得有些古怪。小恶魔常常大半夜跑出去,直到黎明才爬窗户回家。当他试图从Bart口里撬出他举止怪异的原因时,得到的却总是含糊其辞。小恶魔总是用一些蹩脚的借口岔开话题然后借机离开。

看了看对桌第N次心不在焉地玩食物的恶魔,Jaime放下了手上的刀叉,抬起手在对方面前晃了晃。Bart这才回神过来,一脸迷茫地看着他。

“Bart你还好吧?”Jaime关心地问。

“没什么,”Bart小声答道,顺便打了个哈欠,“或许我太累了我……我先上楼休息去了?”

“Bart,”Jaime放下刀叉,餐具与盘子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Bart缩了缩脖颈,目光在屋内乱转着,似乎是在努力想着另一个蹩足的借口来逃避现实。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Jaime严肃地质问道。

Bart的目光还在乱转,就是不肯看向Jaime。见此,Jaime就干脆把手搭在了Bart的肩上,把他生生扳了过去:“你必须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Bart看着Jaime严肃的眼睛,一时间有点移不开目光。嘴唇微开又合上,嘴角动了动,什么都没有说。良久,Bart缓缓说了一句话。

“这不关你的事,你也管不了。”

Bart挑开Jaime搭在肩上的手,说道,打算转身离开。Jaime还想再追上去,但却被一阵上楼的脚步声打断了。

“Jaime!你的朋友来找你啦!”

糟糕!

Bart和Jaime交换了一个眼神,Bart在一阵闪光之间变成了一只仓鼠,又钻回了仓鼠笼,Jaime则急忙开门下楼,说道:

“妈!我马上就来!”

开门,Kyle一脸阴霾,直直走进了Jaime的房间。Jaime把门关上,也连忙跟了上去。

Bart看是Kyle来了,便从笼子跳出来,轻盈地落到地上,又变回了那个充满活力的少年。

“怎么了?”Jaime问道,“心情不好?”

“不是。”Kyle一脸不爽地说,“占卜的时候被一个快得看不清的毛贼把颜料吃了。我估计也是什么恶魔之类的。”

Jaime差点把水喷出来。

“也有吃颜料的恶魔吗?!”

“当然。”Kyle说。

Jaime看了看身边的Bart,Bart正忙着吃维氏鸡肉干,注意到Jaime的目光后,皱着眉头说着:“看我干什么?我要是吃颜料还会赖在你家吗?”


说的也是。

“好了别闹了。”Kyle说道,“你们最近知道关于街头上的镜子传说吗?”

“午几德(我知道)”Bart嚼了嚼嘴里的鸡肉干,咽了下去:“相信镜子里的神明,献出你的真诚,愿望便会成真。”

“没错。不过镜子里的不是神明,而是吞噬人心的恶灵。”Kyle说着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拿出了一个画板。

“天啊。”Jaime感叹道。


画板上的图画看出来是速写的,灰白的颜色里充斥着一种诡异的感觉,在层层交织中,隐约看见一个扭曲的身影。

“可惜颜料被那个毛贼吃了,画的不怎么清晰。”Kyle说,“我做了个调查,发现在镜子里许愿的人都毫无例外地陷入了昏迷。但这不是简单的昏迷,他们的灵魂不见了。”

“灵魂不见了?”Bart疑惑地问。灵魂是所有有意识物种拥有的力量,如果开发好的话,就可以发现自己的天赋。例如法师,灵媒,都是通过锻炼自己的灵魂力量进行升华的。一般来讲,灵魂不会自主离开本体,即使魂体剥离,多半也是被其他力量剥离。而能使魂体剥离的人,力量远远凌驾于普通人的灵魂力量之上。

“没错。”Kyle说道,“所以我第一时间找到你们了。Hal我已经通知了,他下班后就来。镜子仪式午夜才开始,所以我打算今晚行动。”

没有争议,所有人都默认了这个计划,就开始准备出发。Bart也同意了在Jaime家里留宿一晚,准备在午夜行动。

待黄昏降临时,Jaime他们早早吃完饭就先睡了,为午夜的不眠而备战。但Bart迟迟没睡,一直等到月亮升起还在发呆。

不知多久,明亮的月亮闪了闪,黑色的身影在黑夜中穿梭。

来了!

Bart深吸一口气,背后的羽翼呼啦一张,直接跟着那个黑影飞了出去,坐落到了Jaime家门口的院子里。

Bart死死盯着眼前逆光的巨大身影。

“Bart,你介意我们现在谈谈吗。”

——————————————————
下章见家长活动就开始了哈哈哈
关于更多更新,我慢慢写吧,尽力快点码出来
阅读愉快
以下内容可以屏蔽。
相信大家都注意到了我的ID。
我为什么真的像二哈一样啊!
为什么最近老破产啊!
老收到女生情书什么鬼!
班级活动组织都交给我啊!
总之,这是心累的一周。

50粉点梗

突然发现我五十粉了
我真是没想到像我这样拖更懒癌文笔烂的人居然会有50粉的一天
首先感谢这50位粉丝们,虽然不能一一回复,但还是谢谢你们。还有这些天来一直关注我支持我的大大们和绿红党们,谢谢你们的支持。
点梗吗,随便点,或者让我三更也行,自行看了。不过我的文笔和懒癌真是没救了。。。

【二三代绿红+bluepulse】驱魔团与恶魔家族不得不说的故事

回来更新了
——————————————————
不平整的地面上划过了几道白色的线,纵横交织,最终汇聚成一个巨大的类似于法阵的图案。

Kyle看画的差不多了,把随身带的颜料直接丢给了Bart,走向了法阵的中央。一旁的Hal和Jaime还在努力控制着失控的人群,这些人仿佛没有知觉一样,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口。相反他们受到的攻击越多,反而更加暴躁难以对付。

“Kyle!好了没有!”Hal喊道。“马上!”Kyle喊着,随即说出了一堆咒语。Hal看着Kyle开始了,自己也转身面向那群失控的人群。  就在Hal又击倒了一个人后,耳边传来一阵风声,接着他下意识地避开了偷袭者,向身后打去却扑了个空。眼角飘过一道蓝红色的细长身影,接着稳稳落在地面上。

Hal向前看去,想辨认出那个蓝红的身影,然而他看清袭击者是谁后,心里瞬间漏了一拍。

WTF?!

在他眼前有一只猫,蓝白色的猫。他的躯体上流淌着红色的,如流水一般的半能量体在他身上附着,那对诡异的猫眼直直盯着他看。

“喵呜!”

一瞬间,大街小巷里的猫猫狗狗全都窜了出来,后腿努力登起来跳到最高,想要跳到Hal的高度把戒指咬下来。Hal不得不飞得再高一点,可是飞得再一高,那些狂化的人又开始攻击Kyle所在的能量罩。

该死的。

Hal想着。


另一边。

Kyle走在一片黑暗中。

无边无际,深不见底。

这里是所有人的灵魂世界。

在黑暗中突然出现点点白光,散开,形成了一个个人形。这是他们的灵魂。在无尽的黑暗里,这景象异常温暖,十分美丽。Kyle想找到怒火的源头时,一个个散着白光的人形突然变成了刺目的红。一个又接一个的红色环绕着黑,凝成了一片大火,满目血色。

Kyle试图跨过着大火,但一靠近火焰,红色的火焰瞬间想他席卷而来。像一只咆哮的猛兽,想把这一切吞噬。

同时在一瞬间,Kyle被向后拉了十几米,离开了火焰的攻击。转身,看见是Bart拉着他。Bart的灵魂几乎和黑暗融为一体,背后漆黑的羽翼扑棱着,觉得十分有力。偶尔有黄色的闪电环绕着他的身躯闪来闪去,透斥着主人的力量。

Bart的两臂快速转起了圈,形成了两个漩涡,把火焰撕开了一道口子,快速地带着Kyle飞了过去。于此同时,Hal那边狂化的人呆滞了一小会,随后又陷入了愤怒之中。

飞过那片刺眼的红,黑暗又笼罩了四方,这里再一次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

“在哪里?”Bart急急问到。

Kyle闭上眼仿佛在感应着什么,白色的身形闪了闪,紧接着照亮了整片黑暗。Bart眯了眯眼,眼睛对强大的光亮还有些不适。也几乎在一瞬间,白色又弱回了原来的亮度。

“那边。”Kyle指着远处的一点红色。

Bart拍拍身后黑色的羽翼,快速朝那个方向飞了过去,眨眼间就来到那点红色边。他的身形很奇怪,体格庞大,并不像人类。在他身边还有几个人形的白色身影瘫倒在地,淡白的颜色代表着白光的主人生命已近快到尽头。

“天啊……”

Kyle刚刚感叹完,红色的庞大身影似乎意识到了他们的存在,几道红刃直直向他们袭来。Bart立马拉着Kyle飞离了灵魂世界。

Kyle在法阵中央大口地喘着气,Bart则跑到法阵边缘向Hal和Jaime大声叫道:“那边!源头在那边!”

Hal深吸一口气,从他身上爆发的绿色能量推开了一大圈狂化的人,化为一道绿色的流星和Jaime快速地飞向了那个地方。

Hal微微敛了下身上的能量,直直向下俯冲而去。风形成利刃,嗖嗖地挂过脸颊,微微生疼。越往下,心越是沉重。云雾后,那个庞大的红色身影伫立着,脚下是献血和白骨形成的法阵。

Hal把能量集中在戒指上,瞬间一股能量形成了一束光束,直直打向了那个画在地面上那个诡异的法阵。

施法者感觉到有人打断了他的施法,随即望向了Hal的方向。Hal不避不躲,无畏地看向那个“人”。他面目狰狞,浑身的皮肤泛着红光,血红的眼睛看着Hal,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你为什么要攻击群众?”Hal义正言辞地问。而施法者并没有回答,嘴里叽里呱啦说着一大堆Hal听不懂的话,然后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向Hal袭去。

Hal连忙起身避开,嚷着:“你是谁!”

施法者一击未中,从地面上缓缓站了起来,说到:“我是阿忒西塔斯,代表红灯,以毁灭天启为名前来收割汝之性命!”说罢,又向Hal攻击而去。几个来回后,阿忒西塔斯显然又暴怒了许多。他恼羞成怒地向Hal吼道:“都是因为你!你才是天启的起源者!我们才无法消灭天启!”

天启?

Hal在半空中的身形震了一下,差点从半空跌了下来。他的头突然开始了剧烈的疼痛,像是小刀在一刀一刀剜着他剩下的理智。耳边传来风声,Hal意识到阿忒西塔斯攻击过来了。但是凭现在自己的状态,自己完全不可能逃过这一击。

“咔刺啦——”
“怦!!”

Hal的身体已经准备承受这一击了,然而想象中的痛觉并没有传来。勉强忍着头部的疼痛,缓缓落在地上,看着眼前的情况。不远处是阿忒西塔斯,他躺在地上,看来承受了不小的攻击。身上隐隐约约闪着雷黄色的闪电。向旁边望去,是Bart他们在关键时刻击倒了阿忒西塔斯。

“Hal!你没事吧!”

Hal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说道:“我没事……”

“啊!”

不远处的阿忒西塔斯大吼一声,看起来他已经完全愤怒了。他双手高高举起,又砸在地上,地面是立刻就裂开了一条大裂缝。他怒吼着,说到:

“来自愤怒的战士!和我一起战斗!”

紧接着,地面上的裂缝里起先是隐隐泛着红光,然后是大片刺目的红。红色的流光里隐隐约约闪着几个身影,接着全部钻了出来,像从地狱里爬出的魔鬼,向Hal他们袭去。

Hal勉强支撑着自己站着,努力克制着头部的疼痛。分心使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手上的戒指正在闪烁。

紧接着,像是相映着戒指,天空上的云层散开了一个口子,形成了一个类似于黑洞的漩涡,闪着绿色的光芒。

星星点点的绿色从黑洞飞出,渐渐形成了几个人形,快速向阿忒西塔斯所在的位置飞了过来。飞到一定距离之后,他们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对着缝隙里的红色流光进行了攻击。

有了这群“绿色流星”的帮助,很快阿忒西塔斯就被生擒。那群“流星”带着阿忒西塔斯,很快消失在了绿色的漩涡里。最后还有两个身影立在半空中凝望了他们一会,随机也跟着大部队离开了。不久,绿色的漩涡就彻底消失在了天空。

过了一会,Kyle才对Hal说:“你认识他们?”

Hal对他翻了个白眼,说:“废话。不然这东西哪来的。”接着显摆了下自己手上的戒指。

Kyle刚想追问这件事,Jaime又了一句: “哦对了,阿忒西塔斯对你说了什么?”

Hal叹了口气,说:“好像是什么叫天启的玩意……不过没关系,我可以去问问我的一个老朋友。”

Kyle笑着说:“老朋友?你居然除了我们还有一个朋友?他叫什么?”

“好像叫Barthlomew  Allen,不过那片地方人们都叫他Barry。”

Bart听到这个名字噎了一下,问:“是叫Barry吗?!”

“对啊。你认识他?”

“不,只是耳熟罢了。”Bart干巴巴地回答,对Jaime说:“Jaime走吧我们去吃饭。”

“诶?”Jaime愣了愣,“Bart你不是刚吃过吗?诶慢点!”

————————————————————
Barry大魔王下章就要出场了哈哈哈哈!
码字超幸苦,成功突破3000字
Kyle是有一个白灯设定的,之后那两个绿色流星自然是基洛沃格和(那个叫啥来着的)鱼人?我忘名字了就这样哈哈哈。

【二三代绿红+bluepuls】驱魔团与恶魔家族不得不说的故事

回来开垦了
首先谢谢 @尖音号角 的提供的脑洞以及梗概
然后正文走起。
————————————————————
Chapter 1

秋叶一片一片地飘下,落到了地上。此时正是深秋,很少有人在深秋的雨天出行,但是还是有人出行的。

“呼——”Jaime长叹一口气,把手上大包小包的购物袋放在了门口,随即关上了门。他浑身上下湿透了,现在简直冷的要死。

“诶?Jaime你回来啦?”坐在沙发上的粽发恶魔跑了过来,甚至连角和尾巴都没藏起来。

Jaime看了一眼眼前的粽发恶魔,这是他目前正在包养的一只恶魔,名字叫Bart Allen。

Bart一副兴奋的表情在Jaime身边转来转去,搜寻着食物。当他看到购物袋里的食物之后,绿色的眼睛都亮起来了。

『检测到对方发生兴奋反应,建议对其进行麻醉。』甲虫的声音传来,把Jaime吓了一跳。但他还是立马让自己镇定了下来。

“喏,”Jaime从购物袋里拿出了几块长条状的食物,“这是给你买的,压缩饼干和能量棒,如果你饿了的话这个很管饱。”

“啊啊Jaimy你最好了!”Bart狠狠地抱了下Jaime,但还是拿了一包维氏鸡肉干走了。

Jaime默默在心里叹了一口气。Bart真的是一个很可爱的恶魔,他的一些技能也十分有用。可是Bart的能量消耗太大了,甚至自己都无法承担这么大的消耗。不过还好自己还有几个能帮自己分担的朋友。

这时候手机响了。Jaime把手机从湿漉漉的口袋里拿了出来,那纸巾擦了擦,同时庆幸自己的手机质量好。

“喂?您好哪位?我是Jaime——”Jaime的话刚说一半,就被对方急急打断了。

“Jaime!我们马上去海滨城!”Kyle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Kyle?”Jaime意识到大事不好了。Kyle是一个灵媒。他总能提前预知到即将发生的灾难。而且还是异常的准。“发生什么事了?”

“现在马上收拾你自己!我十分钟后到你家门口,来的路上给你解释情况!”Kyle听起来挺急的,Jaime也没有呆着什么都不干,他挂了电话后,马上进了房间。他需要给自己换一套衣服。

“Jaime?发生什么事了?”Bart趴在沙发上问道。

“有事发生了。”Jaime回答,“我在你房间的衣柜里放了一套便服,现在穿上,我们十分钟后出发。”

“好的!”Bart的声音从房门外传了出来。

等他们换好衣服后,Kyle早在门外叫半天铃了。Jaime和Bart钻进车厢,门刚一关,车就如一道极影飞快的跑了出去。

“你这么开车会违章吧?”Jaime在后座拿着毛巾擦着他未干的头发说着。

“管不上什么什么违章的了,我们现在有急事要处理。”Kyle说道,“你知道我是个灵媒,而我半小时前突然预感到海滨城像被大火吞噬了一样。”

“海滨城?!”Jaime叫道,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你告知Hal了吗?”

“我试过了,电话没人接,感应也只能感应到海滨城的大火。”Kyle说着,“所以我立刻联系你了。”

“我的天你快点!”
“不管违章了吗!”
“违章了算我的,你快点!”
“OK!坐稳了!”

Bart看了一眼着急的Jaime和Kyle,又吃了一块维氏鸡肉干,心满意足地擦了擦手和嘴。

十分钟前

Hal从嘬了口他买的摩卡咖啡,悠闲自在地在街上走着,拿咖啡只手上带着一枚翡翠绿的戒指。

这时已经是正午了,然而Hal酒保的新工作可以让自己在白天获得充分的休息。毕竟早上很少有喝酒的人,而且他下午1:30才上班。

Hal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后,顺手把喝完的咖啡杯扔到了街边安装的垃圾桶里。

啊,生活多么美好。

就在Hal这么感叹的时候,前面打着“第二杯免费”招牌的酒吧突然爆炸了。

——除了自己的公司总是被破坏以外。

Hal站在一家曾经是酒吧的门口,感叹道。不过现在也没时间感叹了,因为刚刚他身边的每一个人突然都发疯了似得在互相打架,仿佛眼前的人都是他们最大的仇人。

“hey hey hey伙计们,你们怎么了,我们为什么不能好好谈一下呢?”Hal试图不用戒指来阻止眼前这样的情况。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停下了自己的动作,把目光转向了他。

Hal咽了咽唾沫。

“额……guys?”

银白色的车转了个弯,急急地停在了酒吧门口。Kyle一边开车门,一边给Jaime和Bart说道:“我记得Hal给我说过他的新工作在这,不过……哇哦。”

Kyle看着眼前酒吧残剩的废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Hal那小子不会被压死在下边了吧?”Kyle说着,刚想上前去查看,却被一阵巨响吸引了注意力。

“wow wow!”Jaime感受到脚下大地的一阵阵的颤动,听到了越来越大的响声,心里突然感到了一些不安。

『检测到前方有大量生命体活动。』甲虫的声音从脑海传出。

“准备好!”Jaime说着,右脚向后移了几步距离,做出了一个准备战斗的动作。一旁的Kyle如临大敌般地做好了准备,而Bart。。。虽然看起来像是准备好了,实际上Jaime觉得他只是想好好“玩”一把而已。

“等下,”Jaime眯了眯眼,看见远处天空上的一个身影,看清那个身影是谁之后,Jaime猛的睁大了眼睛,噎了一下,说道:“那不是Hal吗!”

Kyle望去,天空上的确有一个身影在快速飞行着。从模糊的轮廓来看,好像就是Hal。Bart直接喊了出来:“hey!Hal!这里!”

当Bart喊出这句话之后,天空上的那个身影震了一下,隐约看见他转了一下头,接着快速地向这边飞来。随着距离的拉近,他们也看见了Hal满头大汗的样子,看起来他也很累了。

“Hal?”Kyle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Hal气喘吁吁地说:“我怎么知道,这群人突然大在一块,我打算去劝架却被围攻?还能再诡异一点吗?”

Jaime说道:“Kyle感应到有烈火覆盖海滨城,所以我们马上来找你了。”

“烈火——”Hal说着,“可能是那些人发疯的原因,不过Kyle你可以感应这火的来源吗?”

“可以是可以,”Kyle的脸色凝重地说,“不过在感应的时候我不能被打扰,我需要掩护。”

“这好办。”Hal用戒指变出了一个半圆的绿色泡泡,把Bart和Kyle包裹在里面:“Bart你负责保护Kyle的安全直到他结束感应。Jaime,你和我来压阵这些人,不过注意尽量别伤到他们,打晕就行了。”

Bart一脸不高兴地站在泡泡里。Jaime给了他个眼神,接着Bart的声音就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为什么不让我去?〗
〔嘿,Bart,我们说好的,不能在Hal面前展现魔物的性质,明白吗?他是个驱魔者。〕
〖……好吧。〗
『检测到精神入侵,建议进行毁灭性打击。』

“甲虫!”Jaime这次叫了出来,丝毫不在意一旁Hal的表情。注意到之后,他又在脑海里“说”到:

〔甲虫!Bart是我们的朋友!〕
〖实际上Blue他有名字的。〗
〔他有名字!?〕
〖当然,他叫Khaji Da*。〗

Jaime表示哦天我需要消化一下。

〖我不想打扰你Blue,可是那个人看来快要把你剥了。〗

Jaime一回头,就看见一个发疯的人直接冲了过来。他也许足够快到能反应过来,但是甲虫比他更快。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人早就被轰飞了,同时成功的把一半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
『检测到敌对状态,立即进入保护模式。建议战术:声波轰鸣。』

Jaime看了眼爬上自己手臂的黑色鳞甲,真心觉得有时候甲虫,不,卡基达真不错。

————————TBC—————————
说是halbarry  kylewally实际上现在才出来bluepuls
大概下下章就出来了?

2017真的是所谓的电影年。
然而正真吸引这我的确是这一部电影。
2017,让我们再一次鉴证爱情的奇迹。
一起去看,他们又哭又笑的故事。

今天逛大润发看见的盾铁一家的卫生纸!不过没买。。。但真的只有盾盾,妮妮和小虫啊啊啊啊啊!